當前位置:廣潤網 > 娛樂 > 正文

大喬小喬樂隊的詳細資料

2020-08-10 5

大喬小喬——30男人喬小刀和10歲的女孩喬木作了一隊(他們是叔叔和侄女的關系),他們首《消失的光年》風靡整個網絡。

大喬:這個東北人現在住在北京近郊昌平,他把版畫畫在帆布上,并做些深有所指的玩具布偶;他平時熱愛LOMO,并PS出怪誕的人物特寫,他的照片本身就以抓特寫見長;他被箏友們傳為奇人;他還擅長用詩歌紀錄生活——那種深受朦朧詩影響,又把第三代詩歌學到手的折衷詩體。

小喬:儼然活寶,躺在白云里睡覺是小姑娘9歲時的理想,她的叔叔會在安靜的早晨聽鐘立風,而她還抱著她的玩具熊在睡覺。她夢見了白云和風箏,而我們正在忙碌。

大喬是二叔,小喬是侄女。兩人前不久出了張唱片專輯,辦了第一次個人演唱會,來了1000多觀眾,絕大多數都是自己掏錢買了40元門票進場的。

“出專輯是件不務正業的事,記錄下我們的成長卻是正經事?!逼綍r嘻笑慣了的大喬一本正經地說。演出當天,穿著粉色吊帶裙的小喬,頭上戴著4只顏色各異、會煽動翅膀的蝴蝶發夾,七八根細細的發辮垂在胸前,用一堆綴著彩色塑料小豬的頭繩綁得嚴嚴實實。她對奶奶給設計的這個“造型”相當滿意,不顧一個漂亮阿姨的勸說,又硬把一個紫色的發箍推到自己的前額上。

沒人知道另一個主角大喬在哪里。開場前一個小時,樂隊才正式進場,隨即被告知因為供電的原因,現場隨時可能停電。主唱兼經紀人大喬在此期間處理了至少20件事:調音、接嘉賓、做突發停電預案……直到嘉賓已經開唱,穿著T恤衫、滿頭大汗的大喬才出現在后臺。至此,他已經一天沒吃東西,干瘦的外表不由讓人感嘆“小身體,大能量”。

大喬為首場演出設計了一個“花絮”:謝幕時樂隊成員在臺上,用布制封套的紀念版CD玩個“天女散花”。和時下唱片公司出一張專輯動輒數十萬甚至上百萬元的制作經費相比,大喬小喬的這張同樣獲得正規“出生證”的唱片成本低得驚人,連同錄音、包裝、制作,總共只花了一萬元?!昂芏喽际歉鐐儍簬兔?,沒花錢?!辈贾频姆馓资谴髥逃H手印刷,小喬和奶奶踏縫紉機做出來的。

1998年3月,大喬從黑龍江老家來到北京,他中學沒畢業,連在老家呆著都常有自卑感?!拔耶敃r想,既然都是受苦,何不到全中國最好的地方受苦?”大喬最初的工作是焊燈箱,一個月掙一兩百元錢?!拔野l現如果我能學會電腦刻字,一個月可以掙500元。學會后發現如果能用Photoshop,一個月能掙700元,我又去學?!眱赡旰?,大喬已經穿著西服在網站工作,月薪到了3000元。這個時候,他開始“想當藝術家”。

于是,北京三環路上多了一個穿著T恤、騎著破舊二八自行車亂跑的大眼睛男孩。他在建筑垃圾堆里尋找別人扔掉的三合板、廢布、膠水,和上廣告公司用剩下的顏料作畫。幾個月后居然搗騰出一個小型畫展。一幫朋友來參觀,最后大家把自己看上的畫拿走,皆大歡喜。

2002年,大喬回了趟老家,侄女小喬已3歲,家里卻窮得要挖野菜?!凹热欢际鞘芸?,不如一家人一起受苦”,大喬把父母和小喬都接到了北京。他專心地做設計師、開公司,賺了點錢,在北京著名的經濟適用房小區給家人買了一套房子。

生活安定了些,內心卻又躁動起來。大喬決定“不做公司,做回自己”。他買了吉他,自己嘗試寫歌,居然還能譜出個完整的曲子來。這個時候,他已經是知名樂隊“二手玫瑰”的老友,負責他們所有專輯的設計,在京城地下音樂圈里,也混了個臉兒熟。大喬彈的古箏一度讓這些專業人士覺得不錯,直到和他一起排練,大家大呼上當,“原來他連什么是音節也不知道?!?br>
連音節也不知道的大喬,卻打算做一個自己的樂隊,還要拉上侄女小喬做主唱。這個想法被朋友們劈頭蓋臉一頓臭罵:“小姑娘不滿8歲,你還讓不讓人上學了?晚上12點還在酒吧唱歌,對孩子影響多不好!就你那點水平,都把孩子帶走了調!”不過最終,樂隊辦起來了,小喬也沒耽誤上學,還當上了班里的學習委員。上臺唱歌也不跑調,人氣比大喬還旺。

“我的很多歌手朋友,依靠唱片公司,花了十幾年時間才出第一張專輯,我只用了一年時間,我在時間上贏了?!贝髥躺踔烈呀洸邉澋搅俗约旱谒膹垖]嫷闹黝},每張都會是不同的風格。到2009年,他將解散“大喬小喬”?!靶虘撚凶约旱纳?,她要學會自己做選擇,不能一直依賴二叔?!毙桃矎牟话旬斆餍钱敾厥?,同學和老師都不知道她還是個小歌手。她的理想是當翻譯。

大喬,這個自稱“一直自卑”的設計師,動用一切手段記錄自己的成長:文字、圖畫、照片、視頻、音樂。在他后面是一串影子:種地的農民喬守民,設計師喬小刀,歌手喬西和專輯《消失的光年》。在他前面,是一長串的夢想。
本周熱門
熱門文章
熱門關注
广西十一选五手机版